刑法前沿:论证定罪思想促进司法良好引导与引导
时间:2019-03-26 01:15:29 来源:紫金门户网 作者:匿名


王志远

定罪思维作为刑事司法部门实行的非书面软性活动机制(对应于刑事诉讼的僵化活动机制),不仅直接影响司法结论的合理性,而且间接影响人们的社会生活。行为方式。因此,根据当前社会发展和法治建设的实际需要,对传统的信念思维进行回顾和更新具有重要意义。

规范性确认:中国刑事司法的首要任务

虽然我国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但尊重法律,遵纪守法的社会生活态度尚未得到充分发展。对此,当前中国法治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引导公民尊重法律,遵纪守法,塑造全民意义上的法治生活方式。这也是本文所倡导的“规范性确认”。就刑法而言,所谓的规范性确认是通过立法和司法机关向公众表达规范性要求的有效性,明确宣布并对违法行为进行处罚。我们可以将这一刑法概念称为“刑法的规范性确认”。正如美国实证主义法律大师哈特所指出的那样,刑法的主要功能不是刑事起诉,而是向公众提供行为的方向。

规范性验证是保护合法利益的前提。只有有效地维护社会主体的行为规范,才能更有效地保护法律利益。规范性确认的这一前提作用对于人权保护的目的同样重要。如果法律忽视了其提出的规范的合理性,并且过分地贬低了人民的自??由,则意味着法律侵犯了人权。结果,没有办法保护他们想要的人权。

实践中的规范证实了过度,不足和偏离

在中国目前的刑事司法实践中,忽视或未能合理地实现社会功能的规范性确认的现象更为普遍和发人深省。这些现象主要可分为以下三种类型,分别代表“过度”,“不足”和“偏离”的规范确认效果的三个层次。

首先,监管要求太高。这种现象意味着司法判决将过多的监管要求传递给公众。例如,有人将社区广场角落拾起的包装好的面包放到邻居的孩子身上。面包旨在被啮齿动物使用并且已经掺入毒鼠强中。结果,孩子中毒并被杀死(案例一)。如果法院认定犯罪者是疏忽死亡罪,那么判决实际上对公众施加了谨慎的谨慎责任,即对于被捡起的食物,必须首先在其之前确定。被别人消耗。安全,甚至这些法律要求可以解释为不允许食物被他人吃掉。实际上,由于受害者家属的强烈要求,许多此类事件已被确定为犯罪。从刑法学说的角度来看,这种待遇可能被批评为指责的结果,从规范性确认的角度来看,法律对公众提出了过于严格的规范。第二,缺乏监管上诉。这种现象相对更为普遍,通常表现为对罪的司法消解。所谓的罪恶消融指的是最初是犯罪的行为,并且在司法实践中没有被不正当地追究责任。举一个例子:周某,一家酒店的酒店接待员,使用分散客户的现金消费机器,偷走前台其他人的卡片,抵消消费金额,获得2万多元现金(案例2)。司法机关首先将周某的行为定义为工作侵占,然后认为职业贪污罪所需的定罪数额为6万元,这导致了周某无罪的结论。这种方法显然存在问题。因为从本质上讲,责任贪污罪与设置盗窃的规范要求相同,即未经同意不得取得其他人的财产。拥有公司员工身份的人将因非法占有他人财产而受到特殊待遇。如果他们不符合占领数量的要求,他们将被无罪释放,无论他们是否构成盗窃。这是每个人的有效规范要求。这导致法律规范普遍性的削弱。

第三,异化法适用。这里的典型情况是“单位犯罪系统被疏远到犯罪的理由中。”:最初旨在“向组织发出监管上诉,以承担其成员的行为并阻止组织成员参与组织责任和业务相关活动。 “伤害社会”的单位犯罪制度已成为相关责任主体逃避或减轻责任的一种方式。尝试举一个例子: A通过与城市公安局协商确定利润分成,成立私人快递公司,专门从事快递业务的个人识别。在成立的公司中,A没有任何职位,也不是股东或董事会成员。公司的具体业务发展和向公安局相关人员转移福利是他们的爱人的责任(案例3)。在这种情况下,初审法院认为所涉及的犯罪行为属于单位行为,整个案件应被视为单位贿赂犯罪;此外,A被认为在公司中没有任何职位,也不是股东或董事,因此不能被确定为直接负责人。这种治疗显然不合适。想象一下,如果没有单位犯罪系统,案例3中的A显然无法摆脱对贿赂的惩罚。换句话说,单位犯罪系统不是有效地实现其规范目的,而是成为某些人逃避责任的理由。关于定罪证明的反思

回顾上述三个案例,不难发现法律逻辑不一定允许在规范性确认的视角下选择被认为不合适的案件处理方案。事实上,法律逻辑所提供问题的解决方案通常是多种多样的,可以说是一种正常状态。司法专业组在多个问题解决方案中做出合理选择具有重要意义。但是,为什么目前的司法活动未能实现这种选择的良性化,以至于出现了许多错误的规范性表达,导致许多不正当的规范性指导?在我看来,以我们传统信念为代表的刑法适用思想在其中起着相当大的障碍。

我国的传统信念将定罪过程简化为判断案件事实与法律规定之间事实的过程。也就是说,信念是司法人员以其主观构成的犯罪标准来衡量客观案件的事实。符合性,导致有罪或无辜的结论。从理想的角度来看,这种信念思维方式试图从信念和判断过程中排除所有不确定因素,形成一种司法音节信念逻辑“大前提 - 小前提 - 结论”,它基本上属于The “不应该”的信念应该被“是和否”的事实逻辑所取代。以证据为基础的信念思维方式可以最大限度地限制法官的任意干预,保证判决结论的一致性和稳定性,从而最大限度地保证社会主体的稳定生活期望。

定罪信念模式的两个基本要求决定了当前中国信念行为的两个基本特征。首先,它需要客观地标准化标准。这一要求的实质是以“描述性特征系统描述”为核心内容,在逻辑上构建法定犯罪的制定条件。根据上述信念定罪模式的要求,产生并存活了中国传统四个元素的构成理论。其次,基于证据的信念思维要求判断对象具有纯粹和客观的清晰度。因为只有在案件事实的陈述是独特的时候,真实的信念思维模式才有可能实际存在。然而,随着理解的不断提高,人们逐渐意识到信念的证明是不现实的。部分原因是规则和正式事实制度的不完善是判决的前提,部分原因是不可能核实小前提,即“案件真相”的事实真相;另外,它可能是最重要的,它是符合判断过程的非简单逻辑。前提的不完美主要体现在法律的模糊性,语言的模糊性以及规则的有限能力上。正因为如此,上述正式法治的理想根本无法实现。作为确认判决的一个小前提,案件的事实并非完全客观地发现,而是需要说明。这两个不可避免的事实揭示的是,确认判断的两个先决条件都失去了独特性和确定性,结果证明了“是和否”的质疑模式和简单形式。逻辑推理的双重失败。

示范定罪思维的发展及其扩展意义

它以合理的规范性确认为指导,力求将实质和形式因素的辩证思维方式运用于信念的过程。这是作者所倡导的“论证信念思维”。它实际上是将社会功能的实质性评估重新引入信念过程的产物。这里所谓的“论证”是在形式与实质之间实现对话与谈判,与传统信念思维中的“事实与规则的一致”相对应。

信念判断的重点从“事实与规则的整合”转变为“形式与实体的一致”,这将对如何在具体案件处理过程中掌握相关的教义信条产生巨大影响。与前一案例2一样,周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是理解盗窃与偷窃罪之间关系的关键。在学说的逻辑中,问题有两种替代解决方案。:一个是两者是相互排斥的“特殊关系”。只要符合职业贪污罪的有关规定,他们就完全拒绝普通法,即盗窃罪。适用。其次,认为盗窃罪与偷窃罪之间存在诉讼。原则上应该适用特别法,但当普通法惩罚较重时,适用普通法。为了实现“不同意取得他人财产”这一普遍有效的社会规范,第二种理论逻辑方案显然是恰当的,违反竞争规则的原则应该被理解为“一般的特殊法律”。案件是首选,在特殊情况下优先考虑。“可以看出,社会功能意义上的实质性思考对刑法信条的合理把握和建构具有指导作用。当正式的逻辑演绎结论被不恰当地容纳时,社会功能意义上的实质性考虑有助于产生类型化的刑事排斥。回顾刑法的历史,社会功能意义上的实质性考虑对于犯罪原因的产生是非常明显的。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期望可能性”。 “法律不难”这一概念之所以被广泛接受。显然,这不是逻辑演绎的优点,而是衡量人权的实际价值和惩罚的道德可接受性的结果。可以说,如果在社会功能意义上没有实质性的考虑,不仅不可能排除犯罪原因,当然也没有实质性的价值计量原则,如法律侵权,规范违规,行为无价值。和无价值。